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子夜鸮_ 36.宝箱-

时间:2021-02-23 13: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颜凉雨小说子夜鸮 36.宝箱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本以为没得选的宝箱, 开开之后, 里面竟是四个更小更精致的宝箱。

    四人面面相觑,非常和谐地一起伸手, 各自拿出来一个。

    钱艾仔细端详自己拿到的这个, 脑内已经浮想联翩,有紧张, 有兴奋,有忐忑。这种抽奖性质的活动都是一个体验,那就是开奖前的等待是最美妙的, 简直可以在期盼中,幻想一个美丽新世界。

    轻轻呼口气,他看向三位队友:“谁先……”

    “开”字还没出口,他就被突来的金光闪了眼。

    炫光来得猛,走得却快, 前后只一霎。

    钱艾放下遮光的手, 才发现仨队友已经把各自的宝箱打开了, 动作之随意,毫无仪式感和对宝箱的尊重!

    三人手臂毫无预警地响起了类似交卷的“叮铃铃~”, 欢快, 清脆。

    同一时间,三人手中的宝箱消失。

    “文具?”看着队友们都抬起胳膊查看, 钱艾大概猜出了奖励方向, 莫名有点小失落, “茅七平不是说还有钱吗……”

    “这个文具好像不太一样。”况金鑫把胳膊伸到钱艾面前, 似乎不知道怎么解释,干脆直截了当让他看。

    :,。

    两个文具,况金鑫的全部家当。

    “糖果屋”是上一关的奖励,钱艾有印象,显然,宝箱给的就是“指鹿为马”了。

    钱艾刚想问这有什么不一样,成语命名的文具他们得过的多了,忽然怔住,又往前凑近了一点,终于发现,这“指鹿为马”的前缀是——[幻]。

    不是武具,不是防具……

    “幻具?”似乎只能这么叫,但真叫出来,钱艾又觉得很别扭,“这是什么意思?幻想?魔幻?虚幻?”

    “应该是比较特殊,不能简单归成防御或者攻击的一类文具。”吴笙沉吟着开口。

    钱艾愣住:“你得的也是幻具?”

    吴笙看向队友,缓缓送出一句英文:“Don’t lie to me.”

    他的声音低得像呢喃,脸上似笑非笑,颇有一种奢侈品牌广告的范儿,神秘,优雅。

    但钱艾就是想一宝箱砸过去。

    自家队长显然也感同身受,一胳膊肘怼过去:“说人话。”

    吴军师一脸懵逼地亮出胳膊,刚还放电的眼神,这会儿只剩委屈巴巴:“就是这名字啊,don’t lie to me.”

    钱艾随着自家队长一起看向军师的文具盒。

    呃,还真是。

    

    这么有逼格的名字绝对是给军师量身定做的=_=

    先是第一次见到幻具,然后第一次发现文具还可以有英文名,两个宝箱看下来,钱艾总觉得自家队长那里肯定还有惊喜,遂直截了当地看向徐望,用眼神询问。

    徐望耸耸肩:“我没他俩那么好运气,开出来的就是普通武具。”

    钱艾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直言不讳:“队长,你在乐。”

    

    徐队长把开出的武具亮给队友们看的时候,再难矜持,整个人处于一种得到绝世神兵的极度欢喜里,灵魂咻咻咻地上了云端,又砰砰砰地炸成烟花:“百发百中啊!帅不帅?我就问你们这个枪帅不帅!!!”

    上一关见到高帅瘦白电丨击丨枪的时候,徐望就在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得到武器型的文具,倒不是说得到了就要大杀四方,至少别的队伍再想滋扰使绊,看见这装备就得掂量掂量。

    而且——

    双臂一抡起风火,仰天大喝长钉回,百发百中神枪手,霹雳无敌勇夺魁——文具战就应该是这种充满王霸之气的对决啊!谁要看几个老爷们儿嫦娥奔月!

    “队长,”况金鑫犹豫良久,还是出声打断了领导的心驰神往,“你这个文具会不会有点暴力……”

    作为过来人的钱艾,也想为“世界和平”代言:“拿着枪突突太凶残了吧,一枪一个得播种多少心理创伤啊,我上次被电完,现在给手机充电都想带绝缘手套。”

    徐望:“……”

    世界上最心酸的事情,就是没人能理解你的幸福。

    “吴笙,”徐队长看向最后的希望,“你觉得我这个武具怎么样?”

    吴笙波澜不惊地点点头:“挺好的。”

    徐望挑眉:“就这样?”

    吴笙想了想:“就是命名太简单粗暴,缺乏诗意,你看我的don’t lie to me……”

    “老钱!”徐望忽然转头,“赶紧开你箱子!”

    钱艾这叫一个冤,三人都没给队长捧场,为啥队长一口锅下来就砸他啊!

    嬉笑怒骂也好,百转千回也罢,皆在钱艾开箱的那一刻,散得干干净净。

    这一趟无尽海,他们用了三个文具,又开出来三个文具,是赔是赚,就看钱艾这一下了。

    连空气都安静下来的宝藏库内,八道目光都集中到钱艾的手上,等待着被金光闪瞎眼。

    钱艾屏住呼吸,在心中默念,一,二,三!

    咔哒。

    箱盖应声而开,金光却没来。

    一摞百元人民币,将巴掌大的箱子塞得满满。

    钱艾将钱取出,箱子瞬间消失,就和先前仨队友的箱子一样。

    “叮铃铃”的文具更新声没出现,手里的钱却是实实在在的沉甸甸。

    “咳。”钱艾清了清嗓子,算作启动仪式,然后就一手夹钱,一手轻搓,发动了娴熟的“数钱技能”。

    徐望、吴笙、况金鑫都安静着,一时间偌大的宝藏库里,只剩下匀速而密集的点钱声。

    很快,钱艾清点完毕,然后一脸严肃地看向队友们:“两万整。”

    徐望点点头:“拿好吧,你的收成。”

    “不是,”钱艾嫌弃地皱起脸,仿佛钱烫手,“你们都是文具,为啥到我这里就是钱了,太庸俗了!”

    吴笙:“……”

    况金鑫:“……”

    徐望叹口气,语重心长:“老钱,想乐就乐吧,憋着难受,我有经验。”

    钱艾眉头皱得更深了,声音大义凛然:“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钱!”

    徐望:“……”

    吴笙:“……”

    况金鑫:“钱哥,你好像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视金钱如粪土的钱艾”,从出生到消亡,拢共两分钟。

    然后,到了极限的钱同学,就把嘴咧开了花。

    辛苦这么久,终于见到回头钱了!TAT

    不过开花归开花,这钱到底怎么来的,钱艾心里还是有数的,所以高兴够了,他还是坚定地把钱递给徐望:“这不是我的收成,是咱们全队的战利品,应该放公共钱包。”

    徐望没接:“我们的收成是文具,你的收成是金币,合情合理。”

    吴笙对此给予理论支持:“如果你要把这笔钱送到公共钱包,我们就得把文具也共享,否则还是不公平。”

    况金鑫说不出大道理,就直白道:“钱哥,你拿着吧,就当你的宝箱文具折现了。”

    钱艾沉思了一会儿,忽然把钱分出一半,揣进自己口袋,拿着剩下一半再抬头时,目光炯炯,已无半分动摇:“行,钱是我的,但我要捐50%。”

    如果在以前,谁和他说,钱艾,有一天你会把到手的钱再给出去,他绝对要把这个当成恶毒诅咒。可现在,他就特别想这样做,做了就开心,谁要拦着,他能翻脸。

    “徐望,你要再不要,就是不拿我当队友,”钱艾抓过徐望的手,将剩下一半钱硬塞进去,“校友发达了,还要给母校捐款呢……”

    “行。”

    “而且我又没全捐……啥?”钱艾后知后觉地停下话头,愣愣看徐望。

    “徐校长”行云流水地把钱放进自己口袋,末了抬手拍拍钱艾肩膀:“同学,母校以你为荣。”

    钱艾咽下准备了一肚子的慷慨激昂,艰难道:“校长,你接钱的动作会不会有点快……”

    【鸮:恭喜闯过无尽海,让我们荡起双桨,乘风破浪!宝贝儿,明天见~】

    似感知到他们这边尘埃落定,耳内戏谑道喜。

    属于他们的今夜无尽海之旅,就此关闭。

    茅七平说过,无尽海是哪里进来,哪里出去,所以回到候机大厅,四人并不意外。

    意外的是,他们从穹顶吸入,回来时,却不是再从穹顶跌落,而是眨个眼,就坐在了登机口附近的椅子上。

    这就是他们原本坐着的地方,连包都摆在零点时候的位置,如果不是衣服上还沾着海水的味道,不是腰疼胳膊酸,他们真的会以为刚刚的几个小时,是一场梦。

    对面排的椅子上,坐着和他们同机的一个嘻哈青年,先前被吸入穹顶时,底下所有围观者里,就这小子反应最激烈,又是吹口哨,又是掏手机拍,想不记住都难。

    可现在,那青年只是淡淡瞥过来一眼,然后继续煲耳机,仿佛他们四个一直就坐在这里,从没离开过。

    雨还在下。

    凌晨两点半的候机大厅,安安静静,昏昏沉沉。

    况金鑫不知什么时候跑出去沏了一保温壶的茶,结果邀请队友皆失败,只好自己品。

    “当心睡不着觉。”徐望提醒,毕竟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补眠,恢复体力。

    况金鑫刚倒了一壶盖,闻言抬头:“这是莲子心甘草茶,安神助眠的。”

    “哦,”徐队长特自然地伸手,“那给我也来一杯。”

    一分钟后,四伙伴人手一杯茶,听着雨打玻璃,闻着莲子清香,抿口茶,舒口气,看看雨,有一种提前退休养老的惬意。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啊。

    无尽海上的风浪,似乎已经成了很遥远的事,遥远到让人觉得,如果就此结束,再不用进“鸮”那个鬼地方,该有多好。

    四人心里都或多或少这样想,但又都不约而同安静着。

    因为没有如果,因为送他们出来的声音说,明天见。

    听雨的惬意,在百转千回的心思里,就成了凝望黑夜的压抑。

    钱艾有点扛不住,索性找了个话头打破安静:“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们的武具那么干脆利落,说风卷残云,就呼一下卷了,说来打我呀,啊啊就反伤?”

    况金鑫歪头想想:“你的一叶障目也立竿见影啊。”

    “那是防具!你想想字字珠玑和风火轮,”钱艾一提起这俩,简直能写份血书,“我去,累崩溃,没个好体格根本坚持不下来!”

    “武具的时效长短,应该和属性效果有关,”吴笙说,“像你的风火轮还有小况的泪如雨下,都不属于一劳永逸的武具,必须由使用者持续不断的下达指令,才能真正开发出杀伤力,这种文具就必须给一定的使用时效。反之,就是一次性的。”

    钱艾:“……”

    况金鑫:“……”

    二人凭良心讲,这回吴军师说的不完全算天书,还是能大概领会一些的,但就是,需要时间。

    徐望放下茶杯,抬手搭上两位队友的肩膀。

    六目相对。

    “能一下把人干掉的文具,比如一网打尽,就是一次性的,用完即作废;能不能把人干掉要看你自己操作水平怎么样的,比如泪如雨下,字字珠玑,就会给一定的使用时间。”

    况金鑫:“队长……”

    钱艾:“难怪当年语文课,老师总表扬你的阅读理解。”

    吴笙皱眉,他已经很努力地在改善自己说话不够简单直白这个毛病了,并自认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为什么队友们就感受不到呢?

    胸口闷闷的,不甘心的吴军师再度出击,当然为了不显得太突兀,他必须拿出一些能引起共鸣的时髦词汇,无缝融入到谈话中:“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能一击致命的武具必须是一次性的,否则左一个一网打尽,右一个一网打尽,别人不用玩了,全世界都得管他叫爸爸。”

    况金鑫:“……”

    钱艾:“……”

    呃,吴笙仔细观察队友的表情,总觉得和预期有差异。

    徐望疲惫地叹口气,特真诚地看进自家军师眼底:“你平时抱着笔记本的时候,就专心工作吧,别上网刷些有的没的……”

    清晨六点,云收雨住。

    上午八点,阳光驱散最后一丝阴霾,天,终于露出湛蓝的脸。

    上午十点,迟了一夜的航班,终于起飞。

    四人喝完茶就开始躺椅子上睡,从三点半睡到九点,囫囵吃完早餐,上了飞机又继续睡,甭管发餐送水,一眼不睁,沉沉睡到东营。如此这般,下飞机的时候,总算恢复了点精神。

    关于茅七平“不要过快、过冲动、过草率地进入新关卡”的建议,他们是认可的,但毕竟机票已经买了,钱也花了,总不能不用,再去买张火车票。所以这条建议只能用到下一关了。

    新坐标的确切定位,是位于东营市黄河口镇的黄河入海口风景区。

    “鸮”为什么总喜欢把坐标定在景区,这事儿徐望一直没想通,如果是正常情况,他绝对要认为“鸮”和景区有门票分成,这才倾尽全力为景区拉客,但问题是“鸮”又不差钱,钱艾得那两万,经过ATM认证,真钞无误。

    机场距离黄河口镇也就四十分钟路程,三人直接打车到了镇上,找一家宾馆安顿下来。

    四个人,两个标间,谁和谁住好像已经有了默认模式,徐望拿出身份证的时候,吴笙特自然地收过去,和他自己的一起递给了前台。

    安顿好行李,便是吃午饭,老钱吃神州不甘寂寞,重出江湖。

    来到山东,自然要吃鲁菜,又是河口,河鲜也少不了,于是老钱吃神州今天的直播人气格外旺,很多新粉丝涌入,很多老粉丝则怀疑钱主播中奖了,因为最近直播的美食,菜系横跨东西,昨天还臊子面、水盆羊肉呢,今天就糖醋鲤鱼、九转大肠,实在是无法预料,极具地域性和新鲜感。

    一顿饭吃到下午三点多。和陕西的时候一样,老钱直播,吴笙趁着吃饭间隙,抱笔记本赶工,况金鑫刷刷手机,偶尔和同学聊聊天,问问学校情况,徐望百无聊赖,便打开手机备忘录研究。

    备忘录是从吴笙手机里转过来的,密密麻麻的一屏字,就是他们从茅七平手中买来,即将要面对的,第三关。

    3/23内容:

    突破丧尸围城,护送疫苗至市中心医院。

    3/23攻略:

    ①请找到一辆汽车,否则活不过三十分钟;

    ②随机发放的武器都是垃圾,请在城市中寻找更好的武器,或者使用文具;

    ③爆头或者毁坏脑子,是唯一让丧尸失去战斗力的方法;

    ④一旦被丧尸咬破出血,即感染病毒,变成无差别攻击的丧尸;

    ⑤不要相信经验,没有绝对安全的路线,每天的丧尸分布都会改变;

    ⑥进入医院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最后一坑往往最坑,包括但不限于天降丧尸、地面塌陷、水漫走廊等,请务必做好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准备;

    ⑦必须全员抵达医院并送出疫苗,才算交卷成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