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名门闺杀_ 第一百零八章 花嬷嬷是谁-

时间:2021-02-17 13: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面北眉南小说名门闺杀 第一百零八章 花嬷嬷是谁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荷风院里,赵嬷嬷与三七依旧是在折银锭子。

    只是外头虽然是放晴了,空气中始终是带着些湿气的,赵嬷嬷便将锡箔纸,彩纸铺到了正房明间的圆桌上。三娘一进屋就闻到了满室的浆糊和墨汁味。

    “这浆糊是昨日的?”白果吸了吸鼻子,问道。

    “见昨日还剩了好些浆糊,就将就着用了。”赵嬷嬷也皱着鼻子闻了闻,狐疑道:“怎么?馊掉了么?”

    “好像是有些味道了。”白果点了点头,又转向白英问道:“是不是,白英姐姐?”

    白英走到桌前,用手指抹了一块放到嘴里尝了尝,眉头一皱,掏出帕子撇头轻轻吐在了帕子上:“我去重新熬一锅吧。”说着就往外去了。

    赵嬷嬷嗔怪地看着三七道:“你这丫头,嬷嬷老了鼻子不灵便了闻不出来,你怎么也不提醒一句?”

    三七有些脸红道:“奴婢以为浆糊不是拿来吃的,坏掉了也是能用的。以前奴婢在家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倒掉可惜了。”

    赵嬷嬷这才想起她之前不是在府里头当差的,平头百姓之家自然更能体会柴米油盐的金贵,便也不说她什么了。

    三娘打发了白芷去给她端茶,自己坐到了赵嬷嬷身边。

    “嬷嬷,刚刚我在花坞那边见到一个掌管花坞的嬷嬷,她竟是不会说话的。府中也有这身体残缺之人能进得府来当差么?”三娘拿起一个纸元宝,把玩着,似是随口问道。

    赵嬷嬷眯着眼睛想了想,恍然道:“哦,小姐说的是花嬷嬷啊!”

    三娘点了点头,撑着头看向赵嬷嬷。

    赵嬷嬷知道这是小姐想听她继续说的意思。想了想开口道:“这花嬷嬷之前是太老夫人身边的嬷嬷,太老夫人过世后便被派到了花房。她以前到是会说话的,听说是病了一场之后嗓子坏了。”

    三娘垂着眸子若有所思:“她姓花么?我倒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姓氏。”

    赵嬷嬷摇了摇头:“叫她花嬷嬷是因她总是跟花草打交道。大家叫的多了倒是忘记她之前的名字了。以前好像是叫……哦,好像是听人叫她甘泉家的。”

    三娘一愣,放下撑着半边脸颊的手。蹙眉看着赵嬷嬷道:“嬷嬷你说她叫什么?”

    赵嬷嬷不明所以:“甘泉家的啊,小姐你怎么了?”

    三娘眸子一闪。摇了摇头,笑道:“我以为她姓花,说不定会有个什么雅致的名字的。没想到这么普通。”

    赵嬷嬷失笑,宠溺地看了三娘一眼,似乎是在笑她小孩子性儿。

    三娘笑了笑,低头玩着手中的元宝,也不再问了。

    “甘泉家的”这个名字她昨夜在孙氏房里的时候听那个叫福全家的的婆子提过。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一个死了十几年的人,尸体没有腐烂,衣裳完好无损,棺材也没有腐朽,脸却正好让人看不清了。这样的事情她本来就是不相信的。如果说这件事情是有人捣鬼,那么能做到将“雨来”的尸体和棺木弄得与十几年前一模一样的只有帮她装殓的人了。

    昨夜那个婆子说了,当年给雨来装殓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她另一个是甘泉家的。

    刚刚在花坞那里三娘看到那只斑鸠就有些怀疑了,鸟儿在这王家再因受到优待不怕人,也不会抡着胳膊赶也赶不走的。那只斑鸠只能是与花嬷嬷相熟的。经常得她喂食。她刚刚在那只斑鸠的两只细腿上看到了被细线紧勒过的痕迹,让她想起了昨夜的翅膀扑楞声与铃铛声。

    三娘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赵嬷嬷将桌上的彩纸剪成衣裳的形状,三七则在做衣裳上的花边。看着看着倒也出了神。

    “嬷嬷,浆糊熬好了。”白英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碗进了来。

    “还是热的,先放一边晾着吧。”赵嬷嬷看了一眼那碗浆糊的稠密浓度,点了点头,指着一边的小几道。

    白英将碗放下了,又过来帮着赵嬷嬷剪纸。

    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孙氏,所以三娘刚刚是刻意避开白英的。倒不是怕她背叛,只是怕她为难而已。这次的这件事情看样子是那在暗处之人蓄谋已久的,虽然她将目标锁定了花嬷嬷,但是三娘不知道花某某是不是背后还有什么人。

    这些后院的争斗,只要不牵涉到她与王璟的利益,她并不想插手,最后将自己搭进去。但是白英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与花嬷嬷有关,她会犹豫要不要告知孙氏。最后可能会牵扯到荷风院,将她暴露。

    柳氏即将回来之际,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但是若是任由事态发展下去,出了乱子的话……可能会城门失火,殃及她这只池鱼。三娘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为难。

    “小姐,你为何瞪着奴婢手中的冥衣皱眉?可是奴婢做的不好?”三七将手中的纸衣摊在了桌上,仔细打量着道。

    “不是,我是觉得你手巧,想着自己的手艺有些发愁而已。”三娘微微一笑,摇头道。

    “小姐不用急,嬷嬷慢慢教你,总是能教会的,实在不行嬷嬷就帮你做。小姐还是去书房看书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赵嬷嬷总是这样,三娘学不会的时候她会着急,但是她又见不得别人说三娘不好,即便是三娘自己。

    三娘笑着点了点头,转去了书房。

    从书架上拿起了一本书,斜靠在榻上,虽是翻了几页,却没有上心。元娘,王璋,二房,孙氏,这些人都一一在她脑海中浮现。

    元娘这个姐姐她是喜欢的,若是能顺手帮她一把三娘也是愿意的,还能让王璋承了她的情。只是这个忙只能暗中帮。

    她从来不损人利己,自然也不可能利人损己了,三娘暗暗道。

    孙氏是在临近晚饭的时间才从清明寺里回来的,与她一同进府的还有清明寺的几个和尚,听丫鬟们说那几个都是有名的高僧。

    白果从厨房拿了晚膳食盒回来的时候,一边将食盒中的盘子往桌上端,一面小声跟一旁的三七说着刚刚在厨房听来的八卦。

    “……听说那四位法师很是了得,曾经陛下请各地的法师轮流进京里的皇家寺院大悲寺讲经的时候这四个法师就去过,能给皇上讲经那肯定得是高僧吧!”

    三七只顾埋头摆着碗筷,像是充耳未闻。

    白果已经习惯了三七这种闷不作声的性子,因此也不以为杵,反而更是兴奋道:“我还听大厨房里那个喜嫂子说,他们之前还给一个商户人家家里捉过鬼的!”

    三七看了白果一眼,白果以为三七对她的话题有兴趣,忙凑近了些道:“我跟你说,那个商户是住在武定府平子滩莘庄镇上的,靠跑海船发的家。他们家这一任的当家老爷却是个欺男霸女的地方恶霸,有一次这位老爷看上了一个小船娘,便将人掳了回去给他当第十八房小妾。可是这小船娘却是自小就许配了人家的,自然是宁死也不从,最后她不堪受迫,碰了柱。”

    三七摇了摇头,面露不忍,接着道:“从那以后,怪事就来了。那位商户家里,每到晚上就能听到一个女子唱船歌,那老爷让家丁们打着灯笼去找人,却从来只听的见歌声找不到人,再后来那位老爷就无缘无故病倒了。最后他们家夫人没有办法了便请了清明寺的法师去。说来也怪,法师们在他那院子里做了一场法事之后,那奇怪的歌声便消失了,那老爷也渐渐好起来了。”

    “照你这么说那些法师也是善恶不分?那老爷明明就是罪有应得。”旁边一个小丫头一直在一旁听着的小丫头白芍忍不住插嘴道。

    “这……”白果偏头想了想,最后道:“不是说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么,船娘魂魄总是在这人间里游荡对她也是不好的,和尚也是希望那个船娘能早日投胎转世吧。再说了,这世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没报那定是时辰未到。那老爷的病虽是渐渐好了,可是有一日他出门多喝了一些酒,最后回来的时候被发现醉死在了马车里了。”

    “你又在小姐房里乱嚼舌根!仔细赵嬷嬷听见了给你排头吃!”白英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白果身后,伸出食指点了点她的后脑勺教训道。

    “嘿嘿,白英姐姐。”白果吐了吐舌头,讨好地笑着,然后一溜烟跑到了另一边去了,白英只能瞪了她一眼。

    三娘在一旁看着,摇头一笑。

    不过孙氏竟然请了道士去城外的庄子还不够,还将和尚请到了家里。看来她是真信了这冤魂报复之说了。想起昨夜听到的当年孙氏对待那个叫做雨来的丫头的尸体的谨慎态度,当年那丫头所受到的冤屈一定是不小了。

    这一晚,孙氏那边传令下来说今晚府中各个院落过了酉时就下匙,不准有人在府中走动。孙氏对外的说法是请了清明寺里的法师提前来做中元节的祈福,但是这两日府里闹鬼之说已经传遍了,众人面上虽是没有人敢质疑孙氏的话,心里怎么想的也就只有各人自知了。

    因此这一晚府里众人只在入了夜之后隐约见到西园那边似是有光亮传来,还有和尚念经的声音。却因孙氏的命令,无法去探看究竟。

    只是第二日一早,有经过西园的人发现,百灵阁的那扇落漆斑驳的木门上被钉上了桃符,门上还插着九根排布奇异的粗铁钉。()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