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剑开福地洞天_ 第23章 夜话(求收藏求推荐)-

时间:2021-02-04 18: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六道神醉小说剑开福地洞天 第23章 夜话(求收藏求推荐)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想请姜泥姑娘,与我走一趟宝骑镇烟笼巷,不知可否?”

    陈浮生目光平静地看着唐心和姜泥。

    唐心在现身之前,已是听到了陈浮生与姜泥的对话,知道陈浮生的来意。

    但先前只是一介不入流的无名小道士。

    此刻已经截然不同!

    无名小道士,摇身一变,成为朝春楼急欲拉拢的守观人。

    唐心自然是不能再回避这个问题。

    但她却并未当场答允表态,而是转眼看着姜泥,欲言又止。

    姜泥似乎早已有了决断,没有犹豫地点头道:

    “师父,我愿随陈道长去一趟烟笼巷。将长兄的遗骸安顿,入土为安,了却长兄与陈道长的心愿。”

    陈浮生听到这句,心里再才落下石头。

    却不料唐心的脸色变得沉重,带着严肃的语气说道:

    “小泥子,你可想清楚了?若你离开庙观祭坛的范围,便会受到反噬。至少折损寿命二十年,境界也会垮落,跌至一境门徒!”

    陈浮生顿时惊诧无比。

    姜泥的脸色神情,并未有什么变化,淡然道:

    “陈道长救了我一命,又挽救了朝春楼庙观一劫。于情于理,我都要予以报恩。些许折损,我甘愿承受。”

    陈浮生不禁皱眉道:

    “这便是你不能离开朝春楼的原因?”

    姜泥点点头:

    “陈道长见谅,此前我拒绝,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我辈修行大道,自然是恩怨分明。你有恩在我,我报答予你,理应如此。”

    未等陈浮生有何表态,唐心突然说道:

    “浮生小道长,要不然你宽限一日。我与姜泥好好商议一番,如何避免折损,想个万全之法,也好有个准备。你看如何?”

    陈浮生也不犹豫,点头道:

    “并非我强求如此,实在师恩之重,不得不报。我去烟笼巷姜家老宅等待回音,告辞!”

    说完,抱拳致礼,背幡提剑而去。

    远望这个来历神秘的小道士离开,唐心再才转过眼来,看着姜泥。半晌后,叹息道:

    “嫦门建起朝春楼庙观,耗费无数惊人代价。鱼师尊也是看好你的前程,将你视为宝骑镇灵窑之主,倾力栽培!”

    “唉,你又何苦为了一句承诺,自断根基?”

    “守观人,并非缺一不可。为师劝你还是留在朝春楼,安安稳稳与祭坛圆融共运。前程远大,近在眼前!”

    姜泥摇头道:

    “师父,道理我都懂。但我若是忘恩负义,还修什么大道?求什么神仙前程?”

    “我愧心有缺,又岂能圆融?”

    唐心也知道自己这个徒弟,是何等的心境品性。眼见劝不得,叹道:

    “我说不过你,毕竟前程抉择,皆是你的命途。”

    “你若执意如此,我们便好好斟酌一番,如何避免更多折损。”

    姜泥再才嫣然一笑:“多谢师父成全!”

    ......

    ......

    陈浮生返回宝骑镇。

    在烟笼巷附近找了间酒肆,囫囵吃了晚饭。

    然后又买了香烛纸钱。

    趁着夜临之前,静悄悄回到了姜家老宅。

    他依足晚辈之礼,诚心在坟墓前拜祭一番。

    只等姜泥做了准备之后,前来姜宅,便能将老道士的遗魂进行安葬。

    所以也不必再打扰姜老夫妻俩的亡骸。

    陈浮生又将坟墓简略修葺一番,算是为之前的冒犯谢罪。

    待得一切妥当之后,已是夜深人静,幽月高悬。

    深秋时节,夜寒深重,晚风凛凛掠过。

    姜宅残亘破瓦的范围内,回荡着瑟瑟簌簌的声音。

    幽幽暗暗的月光洒落,旧宅内冷清凄凄。

    陈浮生坐在一截即将腐朽的断梁木上。

    手边放着一罐新买的酒水,小口小口的抿着,心中思绪如潮。

    “究竟要不要把所有发生的事,告诉师父呢?”

    陈浮生略有些犹豫。

    隐瞒是担心师父受不了打击。

    毕竟老道士的残魂逾渐衰落,时日无多。陈浮生不敢肯定师父能不能承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但是想了想,事到如今,姜泥很有可能会来。

    那么此事终究会被师父知晓。

    “提前沟通,让师父早知此事......以免到时侯入土为安,才突然知道,又生出什么不好的情况......”

    陈浮生左右权衡,还是决定告诉师父。

    他有了决断,立刻从背囊里取出密封罐,摆在身前。又立起卦幡,然后深吸一口气,弹指轻敲幡杆上的符箓三下。

    “师父!”

    片刻后,丝丝缈缈,已经开始断续的苍老声音,回荡在陈浮生耳边:

    “浮生......你找到了姜家老宅么......”

    陈浮生听出师父的声音又再衰弱许多,不禁心中酸楚,低语道:

    “幸不辱命!师父,我已经身在老宅,近日进行祭礼,让师父早些入土为安!”

    “好......好......落叶归根,吾愿得偿矣......”

    姜伯通叹息。

    陈浮生立刻恭敬施礼道:

    “师父,有些事,徒儿想告知......”

    “唔,你说......为师听着......”

    陈浮生定了定神,以缓慢语气,说出姜家老宅发生的祸事。只是说得略含糊,没有那么凄惨血腥。

    说完之后,陈浮生忐忑不安,等待师父的回音。

    哪知过了半晌,仍是听不到任何言语。

    他不禁有些心慌,赶紧追问:“师父!师父?”

    姜伯通幽幽一叹,终于说话,更加衰老的语气道:

    “唉......”

    “其实为师早知这一场灭门灾劫......”

    “啊?”陈浮生惊讶。

    “痴儿,为师乃是道门蓬莱正宗。十七岁求道,风雨历练四十余年,潜修道门占卜......自家血亲满门灭绝......我岂会毫无所察......”

    陈浮生听到这句,转念一想也有道理。

    虽说道门修行者不能占卜自身,但姜伯通身在远地,从未归家,难免有思乡之念。

    随手为自己父母亲人起一卦,问问平安,并不算特别难事。

    老道士断续说道:

    “一年多前,我偶然路过溙梧州附近,便起心占卜一卦,得到的结果......唉,只是我当时身有要事,未能返回家乡察看......如今悔之晚矣......”

    “为师殒命之后,急切要你携带魂魄归乡,也是想知道究竟卦相是否应验......如今已是知道了,果然应验......”

    陈浮生默然,不知如何劝慰。

    “斯人去矣......浮生,事已至此,便不要多想了......你将为师安葬后,也算了却我的心愿......”

    陈浮生等师父说完,又整理心绪,将姜泥的存在,以及朝春楼发生的事,娓娓道出。

    老道士对自己突然多了个妹妹,只是叹息一声,并未多说什么。

    但是听到陈浮生遭遇拓拔吞虎,又以一剑将六境神将惊退,不由得语气诧异尖锐的急问:

    “你说什么?剑上有雷霆生出?”

    陈浮生耳朵里嗡嗡回响,确实感觉到师父的极度震惊,立刻点头道:

    “是的,师父。此剑应该不是平凡之物......”

    话音未落。

    老道士肆意洒脱地大笑:

    “哈哈哈......果然,果然啊!为师一番心血,并未白费!浮生,此剑确实是极有来头,乃是为师一场奇遇所得!”

    这一句话说得中气十足,就像回光返照一样。

    陈浮生当即惊讶:“奇遇?”

    老道士兴奋激动之后,恢复了一些衰弱,说道:

    “那一场奇遇......也导致为师亡命天涯,直至捡到你收为徒弟,为师再才有了重新活下去的希望......”

    “不过,那件事太过诡异,说与你听,或许生出更多祸端,你还是不知晓为好......”

    “为师得到这把剑之后,苦心躲藏,历经数年,再才避过了窥探追杀......此剑并非无名,乃是大大有名!”

    “其名称为‘无间龙雀’!”

    ......

    试水推荐期,跪求收藏!跪求推荐票!感谢你的每一票支持!谢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