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不让江山_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我一直在等你长大啊-

时间:2021-01-03 14: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我一直在等你长大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在北狂徒看来,这个人敢朝着自己冲过来,都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

    何来的自信?

    所以他稍稍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杀了贾阮,只是想多问一句话。

    “我和你有仇吗?”

    他问。

    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他觉得如果不是仇恨的缘故,一个人应该没有这样的勇气。

    贾阮没有回答,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居然想的是另外一件事......自己,居然,不怕死。

    这么多年来,他都以为自己是很怕死的一个人,因为他这么多年来都扮演着一个怕死的角色。

    连他自己都已经习惯了怕死的行为,也已经习惯了怕死的想法。

    这一刻,他理解了那些不怕死的人。

    哪怕被人抓住下一息就会被杀死,为什么都会做出一些看起来很幼稚,很没有必要,而且有可能让自己死的更快的事。

    呵......啐!

    贾阮朝着北狂徒的脸上啐了一口。

    距离太近,事出突然,所以这一口北狂徒没能躲开,他下意识的偏了一下头,可还是被啐了一脸。

    “现在有仇了。”

    北狂徒说了一声后,单臂把贾阮举起来,手指就要发力。

    就在这一刻,余九龄来了。

    余九龄武艺不高,他自己很清楚,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幻想过自己是那种在万军之中往来冲杀的绝世悍将。

    他觉得唐匹敌是,李叱也是,新认识的那个叫澹台压境的人也是,夏侯琢是,庄无敌也是。

    唯独他自己不是。

    他也是个怕死的人,所以才会发现自己跑的很快。

    他为什么嘴贱,是因为那是唯一可以展示他跑得快的办法,他只是不想被人看不起,最起码他有一样可以比别人强的地方。

    贾阮是他刚认识不久的人,也许连朋友都算不上,因为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也没说过几句话。

    不是余九龄话少了,而是人家挂刀门的师兄弟们有自己的圈子。

    平日里都是他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余九龄也就不愿意去打扰人家。

    硬是过去开几句玩笑,那样会显得很尴尬,骨子里的自卑,谁还没有了。

    可是这一刻余九龄上来了,他武艺不高,但是他足够快足够灵活,在那些马贼的劈砍中,他左躲右闪的到了北狂徒的马前。

    没别的,就想救个朋友。

    于是余九龄高高跃起,两只手朝着北狂徒的眼睛插了下去,这是他觉得最凶狠的招式。

    其次的踢裆。

    啪的一声轻响。

    还没能把双指刺中北狂徒的眼睛,北狂徒的另外一只手伸过来,一把掐住了余九龄的脖子。

    然后,北狂徒很不可思议的看了余九龄一眼。

    “我也和你有仇?”

    他又问了一句。

    余九龄被掐着不能挣扎,脖子被人攥着越挣扎越难受,他也没法踢打人家。

    于是......

    呵,啐!

    北狂徒暴怒!

    他两臂往左右分开,然后就要朝着一处猛-撞。

    山坡上,李叱和唐匹敌根本来不及救援,他们下不来山,山坡上都是往上攻的马贼。

    便在这一刻,澹台压境到了。

    他杀穿了后边的马贼队伍,连斩十几人,虽然已经体力透支,可还是被他杀透敌阵。

    在这一刻,他坐下那匹寻常的战马,似乎也倍感自豪。

    可是就在那槊即将刺中北狂徒后心的瞬间,那匹高大雄壮的儿马子忽然间往后踢了一脚。

    这一脚正踢中澹台压境坐骑的脖子,那刚刚才有些自豪的战马嘶鸣一声,被踢的往一侧翻倒。

    澹台压境在马背上坐不稳,电光火石之间他从马背上跳了下去,翻身滚开。

    虽然没能杀的了北狂徒,可是却因为儿马子这一条后踢,北狂徒也没能把手里的两个人撞死。

    趁着这一混乱,大师兄贾阮拼尽全力的抬起双脚踹在余九龄的胸口,把余九龄从北狂徒手里蹬了出去。

    北狂徒大怒,右手空了,从腰畔把匕首抽出来,朝着贾阮的心口就狠狠刺落。

    郑恭如的那个手下高禄就是这么死的,被北狂徒一刀豁开胸膛,硬生生把心脏拽了出来。

    此时此刻,队伍里的郑恭如已经趁乱跑到另外一边的山坡上去了。

    他手下的人还活着的也有百十个,其中一部分也看准机会逃走,也不管那么多了,就拼了命的跑。

    郑恭如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那雄壮战马上的北狂徒抽出来匕首。

    那一瞬间,他就想到了高禄被人开膛的样子,他吓得不敢再看,发力往山上爬。

    他没有看到对面山坡上的人是李叱,就算是看到了,他也顾不上那么多,只想活命。

    李叱也没有看到他,李叱的注意力都在北狂徒这边,他想救人,但是身边没有箭,根本就没有办法。

    澹台压境起来,一槊戳向北狂徒的肚子,北狂徒皱眉,身形一让,那槊锋就刺了个空。

    可是澹台压境算计到了这一槊北狂徒可以避开,他意在救人。

    他把槊锋转过来,平着拍在贾阮身上,把贾阮从北狂徒的手里拍飞了出去。

    北狂徒的匕首刺下去,也刺了个空。

    此时此刻,四周的马贼已经围拢过来,把余九龄他们三个人圈住。

    四周一圈都是马贼,最正中的人是北狂徒。

    北狂徒扫视了一眼,然后问了一句:“我杀过你们的家人?还是杀过你们的朋友?”

    澹台压境一槊刺过去:“你只是该死!”

    北狂徒抽刀,一把足有六尺长的刀。

    大楚府兵的制式横刀也就三尺多一些,不到四尺,可想而知北狂徒的刀有多长有多大。

    非但长,而且又宽又重。

    他一刀扫过去,当的一声,将长槊荡开,其力之巨,澹台压境几乎握不住槊杆,长槊差一点就脱手而出。

    “你们也配?”

    北狂徒道:“不过区区三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从对面传来一阵喊杀声,顺着官道,百余骑呼啸而来。

    “救大师兄!”

    挂刀门小师弟甄艮催马疾冲,人在战马上,双手往外一甩,一片银芒洒了出去。

    与他一样,那些骑马赶来的挂刀门师兄弟们,纷纷出手,他们的飞刀好像铺天盖地一样。

    阳光下,寒芒无数。

    那些马贼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有一大片被扫落马下。

    他们就看到一群没带兵器的人过来,一个个的在马背上甩手,跟一群大傻子似的。

    可是那一群大傻子,却洒出来一片大杀器。

    这一侧的马贼,顷刻之间就被放倒了不少,等到他们终于反应过来,挂刀门的师兄弟们已经第二次出手。

    他们骑着马狂奔去救他们的大师兄,而在这些人的后边,有一匹马是空的,身上没有人。

    那匹不该来的老黄马。

    在山洞外边,小师弟甄艮看向他的师兄们,这些挂刀门的汉子几乎同时说了一个字。

    “干!”

    他们留下十个人保护高希宁她们,其他人纷纷拉上马就冲了出去。

    连他们都注意到,那匹老黄马是在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它跟在大队人马后边,努力的奔跑,它胸前的绷带都松散了,一片殷红。

    它好像很孤独,但它很倔强。

    与此同时,澹台压境身边那匹翻倒的战马居然也挣扎着站了起来,用头轻轻顶了顶澹台压境。

    澹台压境一怔,一瞬间,鼻子有些酸。

    那马叫了一声,示意澹台压境上去。

    澹台压境啊的大喊了一声,翻身上马,战马嘶鸣,槊锋如电,一槊直奔北狂徒。

    北狂徒哼了一声,完全没有把澹台压境放在眼里。

    他一拉缰绳,他的坐骑儿马子人立而起,这一立起,更显

    巨大。

    借助儿马子下压之势,北狂徒一刀劈落,这一刀斩在澹台压境的长槊上,一刀将槊锋斩断!

    巨力之下,那战马悲鸣一声,前腿直接跪了下去,身子一歪倒地,似乎已经彻底没了力气。

    澹台压境翻身,看了一眼那战马,马躺在地上,鼻子里喘着粗气,几次想起身,却没有力气再起来。

    这一刻,儿马子转身过来,两条后腿高高抬起,凶狠的踹向澹台压境胸口。

    一声长鸣,犹如龙吟。

    老黄马高高跃起,飞过数人头顶,身形舒展,那一刻,仿若黄马化龙。

    老黄马重重的撞在儿马子身上,把儿马子撞的往一边歪了出去,险些摔倒。

    老黄马落地,转身面对着儿马子的方向,高昂着它的头颅,像是一个已经日暮西山的老将,再次回到了战场上。

    依然不可一世。

    “老黄,走啊!”

    澹台压境嘶哑着喊了一声,他看到了那一撞之下,老黄马胸前伤口崩开,血染红了一大片。

    老黄马打了几个响鼻,似乎是在说......年轻人,你好像是在看不起我。

    在它对面,儿马子已经转身过来,比老黄马大了不止一圈,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瞰老黄马。

    老黄马突然叫了几声,儿马子像是被激怒了一样,不等北狂徒下令,它自己主动冲向老黄马。

    老黄马在儿马子冲过来的那一瞬间跳开,两条后腿凶狠的蹬在儿马子的肚子上。

    这一踹之力,把儿马子蹬翻出去。

    老黄马高高跃起,用两个前蹄狠狠踩在儿马子的脑袋上,这两脚踩落,儿马子的眼睛都被踩爆了。

    北狂徒摔倒在地,他翻身滚向一侧,一甩手把他的巨刀掷了出去。

    老黄马踩破了儿马子的脑袋,居然一低头咬住了儿马子眼睛位置,儿马子剧烈颤抖了几下,四蹄乱蹬。

    噗。

    巨刀刺穿了老黄马的身体。

    “啊!”

    澹台压境看到了,他飞身扑过去,却救援不及,那刀在手指前边飞过去捅穿了老黄马的身躯。

    澹台压境一把将他的长槊捡起来,然后身子转了一圈把槊掷了出去。

    那槊只剩下半截槊锋,连一尺长都没有,槊一瞬间飞到北狂徒身前。

    北狂徒一抬手,啪的一声牢牢抓住。

    那槊杆被他攥着,尾端不住颤抖。

    就在这一刻,余九龄和大师兄贾阮一左一右扑了过去,两个人分别抱住北狂徒的一条腿,然后拼命用肩膀顶在北狂徒的腿弯处。

    北狂徒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澹台压境往前疾冲,一脚踹在槊杆上,那槊杆在北狂徒的手里摩擦出声,噗的一声捅穿了北狂徒的胸膛。

    半截槊锋,全都在背后刺穿过来。

    北狂徒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似乎觉得这不可能,他还往外拉了两下,可是手上的力气迅速的流失不见。

    澹台压境回头看向老黄马,被捅穿了身躯的老黄努力转身朝着他的方向。

    两条前腿慢慢跪下来,伏低身子,像是在邀请澹台压境上马。

    澹台压境朝着老黄马跑过去,跌跌撞撞。

    老黄马跪在那,打了几个响鼻,仿佛在说......年轻人,你可见识到了我的厉害?

    十二年前,第一次跟父亲要老黄马的澹台压境被拒绝,他气鼓鼓的走到老黄马身前,对老黄马大声说道:“以后你一定是我的!”

    老黄马打了个响鼻,那应该就是嗤之以鼻吧,一脸格外瞧不起澹台压境的样子。

    澹台压境气的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听到马叫声,他回头看,老黄马面对着他,朝着他的方向,缓缓的把前腿跪下来。

    此时此刻,澹台压境扑在老黄马面前,老黄马看了看他,努力的,努力的,往前伸了伸,用脸在澹台压境的脸上蹭了蹭。

    小时候,他会伸出双手抱抱它。

    小时候,它看着他,想说的是......小家伙你快点长大,我就是在等你长大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